top
影音文字 主日證道 20191124 〔羅馬書〕034 (羅馬書 07:07~ 07:17)

20191124 〔羅馬書〕034 (羅馬書 07:07~ 07:17)

每一天 – 亞居拉團契

經文 : 聖經:羅馬書七章 7 – 17 節

07:07 這樣,我們可說什麼呢?律法是罪嗎?斷乎不是!只是非因律法,我就不知何為罪。非律法說不可起貪心,我就不知何為貪心。
07:08 然而罪趁著機會,就藉著誡命叫諸般的貪心在我裡頭發動;因為沒有律法,罪是死的。
07:09 我以前沒有律法是活著的;但是誡命來到,罪又活了,我就死了。
07:10 那本來叫人活的誡命,反倒叫我死;
07:11 因為罪趁著機會,就藉著誡命引誘我,並且殺了我。
07:12 這樣看來,律法是聖潔的,誡命也是聖潔、公義、良善的。
07:13 既然如此,那良善的是叫我死嗎?斷乎不是!叫我死的乃是罪。但罪藉著那良善的叫我死,就顯出真是罪,叫罪因著誡命更顯出是惡極了。
07:14 我們原曉得律法是屬乎靈的,但我是屬乎肉體的,是已經賣給罪了。
07:15 因為我所做的,我自己不明白;我所願意的,我並不做;我所恨惡的,我倒去做。
07:16 若我所做的,是我所不願意的,我就應承律法是善的。
07:17 既是這樣,就不是我做的,乃是住在我裡頭的罪做的。

整理: 朱復理姊妹
施佑霖弟兄

禱告

慈愛的天父!我們感謝祢!因為祢在基督裡拯救了我們,使我們得以認識祢,也認識了自己。也使我們得知每一天都是祢的恩典,因此,我們獻上敬拜。我們從前何等的軟弱,在罪當中作奴僕,無力向祢回轉。我們可能聽過福音、可能未曾聽過福音,但祢的律法總在我們心裡。因此,我們靠著良知作事,以為我們是良善的人,我們自以為是個義人,我們自認為我們比別人好。天父!祢赦免我們曾經這樣的自義,這不單是我們裡面人性的驕傲,更因為我們在罪當中作奴僕而不自知。阿爸父上帝!感謝祢!因為祢的律法不但在我們心裡,祢的律法也藉著摩西賜給以色列人,祢的律法被成全在耶穌基督裡。如今我們領受了這恩典,我們可以歡喜快樂來到祢面前。因為律法不再成為我們的重擔,我們知道我們有聖靈與我們同在,當聖靈成就了肉體所不能成就的,我們就歡喜快樂來到祢面前頌讚祢。我們感謝祢!懇求祢的靈繼續在祢的教會當中運行,如今祢的靈在教會當中也在我們心裡。阿爸父上帝!充滿我們!藉著祢的靈管理我們、充滿我們;藉著祢的道,充滿我們。我們感謝祢!我們恭敬將這段時間交托在祢手中,懇求祢繼續的與祢的百姓同在,無論在這裡的、或不在這裡的,有些在別的教會當中敬拜,在基督裡同一位聖靈臨在,在眾教會當中施恩給我們。感謝祢的恩典!我們也有出門在外的弟兄姊妹,也懇求祢與他們同在,正如與我們同在一樣。我們感謝祢!聽我們在祢面前的感謝、禱告、祈求,奉靠主耶穌基督的聖名。阿們!

一碟小菜

弟兄姊妹平安!大約在20幾年前,1995年,有一對夫妻,他們原是醫學院的同學,後來兩個人都讀了醫科畢業,是牙科醫生。然後,兩個年輕人非常的相愛,後來結婚了。他們結婚之後沒有多久,這個年輕的弟兄,就得了癌症。那得了癌症那段時間,這個姊妹很盡心盡力的照顧他。因為都是基督徒,所以,他們也沒有像一般沒有信主的人那樣,面對死亡,以為是面對絕望。所以,他們仍然帶著盼望,相信上帝必會醫治他們。結果上帝沒有醫治那個年輕人,不久,他就過世了。那這個姊妹,非常非常的傷心、難過,我們可以理解,在靈性上已經陷入了低潮。有一次,她坐我們的車子,在後座。通常,在車上的時間,我們會聽高雄94.3的電台廣播。剛好在播一首江蕙的曲子,旋律很感動人,那歌詞我記得是︰你放我一個人,自己先走,讓我這樣孤單走人生道路,這一類的歌詞。那我從後照鏡看到那個姊妹就一直在掉眼淚。後來,我們多數的時間都在溫哥華,就邀她到溫哥華我們家住一段時間,她真的去了,就在那裡住了大概有一個月吧。那時候我們家裡有聚會,在聚會中我們都唱傳統詩歌,就是你認為又老又古的詩歌。在唱詩歌、聚會當中,她也常常非常感動。她要離開的時候,跟我和師母分享,覺得她可以重新振作起來,她感到被復興了。在台灣那段時間她感到非常非常的低沈,覺得不但人生好像要走不下去,信仰也一樣沒有辦法繼續成長,因為,她感到上帝好像丟棄了他們,沒有垂聽他們的禱告。在台灣的時候,因為是在靈恩的教會,所以,她所聽到的詩歌差不多都是現代詩歌,那些現代詩歌在聚會當中唱,也常常令她很感動,可是,卻使她越陷越深,越來越傷痛。直到她去了溫哥華那段時間,她在我們家裡的聚會當中,有得著幫助,我覺得聖靈在工作。她就講到她在唱的那些傳統詩歌,雖然以前很少唱,但是,她聽到那些所謂又老又舊的傳統詩歌,也讓她很感動,但是感覺完全不一樣。因為,她覺得那個信心又繼續的滋長出來了。

同樣的case,也發生在我的媳婦她的事奉上。她在教會裡指揮詩班,偶爾也被輪排上去領唱,像今天妙珍領唱一樣,99%都是用讚美詩,也就是用傳統的詩歌,不管是讚美詩或從其他的詩集裡選出來,反正都是用傳統詩歌。而他們的教會並不是這樣的。所以,多數別人領唱的時候,都是在唱現代詩歌。那麼,那些現代詩歌有時候你聽了覺得很感動,但是,事情結束離開教會之後,你的信心卻沒有被挑旺,你裡面的傷痛仍然沒有被上帝醫治,反而是越加的沉痛。所以,佳惠有一次在教會裡面領唱的時候,她用傳統詩歌,唱完下來之後,有一個姊妹跟她分享說︰你今天領唱的這首詩歌,我非常非常的感動。她就講到過去在教會當中,每一次唱詩歌的時候,她也很受感動,但是,那些現代詩歌感動她的,跟她領唱讓她感動的完全不一樣。原來她有一個6歲的女兒過世了,她只有那個女兒,所以那是她一生最傷痛的,那個傷口一直都沒有被平復。每一次在教會當中,聽那些現代詩歌她也很感動的時候,卻發現回到家裡在生活當中,卻使她更加的消沈。那種感覺她作了一個形容,就好像一個傷口已經結疤了,但是又被摳破的那種感覺,那個傷痛又重新回來。但是她說,她聽佳惠領唱的那個詩歌,她感動之後覺得心裡非常平安,那個信心被滋長出來,傷痛好像被撫平了。

所以,你覺得這當中的差別在什麼地方?在正統的詩歌當中,有聖道。那聖靈跟聖道是不能分開的。而且,這些正統的詩歌,都是過去的聖徒用生命寫下來的詩歌,都是在他們生命遭逢極大的變故的時候,被聖靈感動、多少安慰才寫下來的詩歌。所以,這是生命的經歷寫下來的。現在很多的現代詩歌,根本都是一些年輕人剛剛信主,而且那個生命的根基非常非常的淺薄,憑著一己的血氣、熱心,就寫下的所謂詩歌,所以,你就發現那些旋律很激情、很油。我講很油,師母有一次問我說,什麼叫很油?我說叫作濫情。那你聽那種詩歌你也會感動,因為我剛剛講了,你聽江蕙唱歌也會感動流淚,你看楊麗花唱歌仔戲也會感動流淚,那個是聖靈嗎?不是聖靈。所以,上上個禮拜,我們男聲四重唱獻詩的時候,張醫師分享詩歌的背景,很多人都很感動;那天唱的詩歌也感動很多人,那是出於聖靈,寫詩的人是用生命在寫那首詩歌。今天唱的那首《每一天》也是一樣,我記得作者叫Lina,她是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初的人,這是有很深跟從主的生命經歷,才寫下來的詩歌。所以,當詩歌被唱的時候,聖靈運行在當中的時候,我們就得著感動。那你說,聖經不是說,我們要用新歌來讚美上帝嗎?所謂新歌,不是指新寫的歌叫新歌;新歌是指你用新的靈、更新的靈唱。每一次唱這些老詩歌、用更新的靈唱的時候,就有聖靈同在,你就得著造就。所以,過去一段時間,我們決定聖樂團契每個月只獻詩一次,剩下的時間我們鼓勵弟兄姊妹參與。然後,自從兩個禮拜前,四重唱開始,我就覺得很多人就踴躍參加獻詩。現在還缺獨唱的,希望能夠出現一個獨唱的,那更好。所以,我們感謝主!「因為人若有願作的心、必蒙悅納‥」(林後8︰12)。所以,假設你覺得你的服事,變成一種重擔、一種苦勞,又有很多的埋怨,那我覺得我們需要被更新。因為,如果有人覺得他不想做,那你要知道只要是主的教會, 神的靈總會興起其他的人來。但是,我們這樣做,最重要的用意是給聖樂團契有足夠的時間,能夠進步。願主幫助聖樂團契繼續的進步。但是,正面的果效,你就看見了,就是弟兄姊妹有更多人參與服事。我是要講道,不然,雖然我聲音很難聽,超級難聽的,我也很樂意像張醫師、張肇松長老一樣,有願作的心站在這裡唱。願主幫助我們!

我沒有忘記今天是一般通稱為感恩節的主日。因為,接下來這個禮拜四,是美國的感恩節。但,我今天沒有刻意特別講感恩節的信息。因為,過去有幾次的感恩節,我偶而會講感恩節的信息,但是,基本上我認為基督徒每一天都是感恩節,每一天我們都應當感恩。下個主日,因為是聖誕的主日,而且12月15日我們要選長執,所以,我可能會暫停羅馬書兩堂到三堂,下一堂,也許在守聖餐的時候,我會講一些感恩節的信息。但我們知道,美國的感恩節有它的歷史背景,因為並不是所有國家的感恩節,都是在11月的第四個禮拜四。比方說,加拿大的感恩節是在十月份,因為有它的背景。所以,我在想也許我們也可以自己來定感恩節。假設一年當中,需要有一個主日來突顯我們應當思想上帝的恩典的話,那麼除了每一天我們都知道是感恩節、應該感恩過日子之外,也許我們可以自己來定感恩節,或許定在創堂的週年主日。當然!這個是長執會決定的。所以,我們就知道,每一天基督徒都要感恩。過去在長老會當中,給我一個很不好的感覺,就是每逢感恩節主日的時候,那個奉獻袋都是紅的,好像上帝要跟基督徒要紅包。當然!我知道上帝不可能跟我們要紅包,那麼,感覺上就變成教會要跟我們要紅包,我覺得這個都不好。基督徒感恩的奉獻,不是只有金錢,包括時間、專業、才能、還有你在教會當中甚至全時間的事奉,全部都是感恩。所以,感恩的奉獻,不單只是金錢,而且金錢也不一定是奉獻得多的人才叫感恩。有人用大筆的金錢來代替他的事奉,好使自己信仰的良心可以安穩一點。基督徒的事奉,是不能用金錢來取代的,是不可能用金錢來取代的。所以,我們看待事奉、看待奉獻,都應該要有正確的觀念。願主幫助我們!

回顧

今天是羅馬書的第34堂。這一段聖經,我們講了兩次。那麼,在第7章,這是第三次的講道。在一開始,我說整個第7章被分成三個重點。第一個重點,就是1到6節,保羅告訴我們已經脫離了律法,歸屬了耶穌基督。我們是如何脫離律法的?我們需要向律法死。那我們是如何向律法死的?我們需要向罪看自己是死的。那我們又是如何向罪死的?不能!我們永遠不可能向罪死。因為,我們在罪的底下作奴僕,是藉著耶穌基督的死,我們與祂連結;因為,基督代替了我們全人類的罪,滿足了律法的公義。不但如此,基督是百分之百的擔當了我們的罪,向著罪死。因此,我們受洗歸入耶穌基督,是受洗歸入祂的死。我們在祂的死的形狀上與祂聯合,也必要在祂復活的形狀上與祂聯合。因此,我們得以脫離律法這個重擔,是因為我們信靠耶穌基督的緣故。因此,律法無法再定我們的罪,律法不再控告我們。

但是這樣講,好像是在否定律法。所以,在第7節開始一直到第17節,保羅乃是在維護律法。其實,我們從當中看見,保羅是一個愛慕、渴慕律法的人。但是,這裡提到,律法的正面果效,沒有辦法在一個已經賣給罪的人身上成全。因此在第二段,保羅維護律法的時候,他仍然稱讚律法、渴慕律法,但,他也讓我們看見在律法底下的人,是何等的可憐。為什麼?因為罪藉律法使我們死了。因此,保羅讓我們看見一個新生命跟老我生命之間的掙扎。所以,保羅在這裡,他不是在否定律法,乃是在強調律法的消極性功用。如果沒有這個消極性功用,那麼,我們很難被引到基督的面前。所以,這第二段,是在講律法是聖潔、公義、良善的;律法是要叫我活,律法是好的。因為律法是上帝所賜下來的。那後面最後那一段,從7章的15節到17節,他在講新生命的掙扎。一直到8章的第4節,我們就看見律法在恩典當中被成全。所以,這三個重點,第一,就是我們脫離律法。第二,我們應當維護律法,正面看待律法。第三,律法在恩典當中被成全。

這整個第7章,其實裡面至少有三個神學上的難題。第一個神學上的難題,就是我剛剛講的第一個重點,我們脫離律法這件事情。基本上我們從聖經裡面、以及基督徒的經歷,我們可以講得清楚。然後,第二個神學上的難題,就是上一堂我們所講過的,保羅說,「這樣、我們可說什麼呢.律法是罪麼.斷乎不是.只是非因律法、我就不知何為罪‥」(羅7︰7)這是個神學難題。保羅在這裡講的律法,很顯然的是指摩西律法,而不是良知的律法。因為接下來,他就引用「‥非律法說、『不可起貪心』我就不知何為貪心。」(羅7︰7)那是十誡當中的第十誡。因此,我們就知道,前面他講的非因律法我就不知何為罪,指的是摩西律法。

摩西律法是在主前1500年左右,以色列百姓出埃及在西乃山下,上帝藉著摩西所頒布的。那在這之前,難道人就不知道什麼叫罪嗎?或者在以色列百姓之外的所有萬邦萬族,沒有摩西律法就不知何為罪嗎?所以我剛剛強調,這是第二個神學的難題。但是,這個神學難題的亮光,就是聖靈給的亮光,我不好意思說這是聖靈給我的亮光。因為,你去查遍你家裡所有羅馬書的註解,沒有講到我上個禮拜所講的那一點。這整段第7章後面我們要講的,包括今天要講的,整個亮光就是從這一節,因為保羅引用十誡當中的第十誡。保羅說,非因律法告訴我、不可貪心,我就不知何為貪心。那這樣,我們就可以明白上面他講的那句話,就是非因律法、我就不知何為罪。為什麼他引用第十誡呢?他說,非因律法告訴我、不可貪心我就不知何為貪心。所以,上個禮拜我就講到,我們必須先明白什麼叫作罪,因此,我講了罪。

聖經裡面歸納什麼叫罪。罪是移位;就是離開被造在上帝面前應該有的地位。還有,罪是失序;也就是把整個受造的次序,就是人跟 神、還有人跟萬物,整個受造的次序跟規律完全都混亂掉了。這是創世紀伊甸園裡面記載的,亞當墮落之後的那個現象。第三,罪是虧缺上帝的榮耀;也就是被造的目的沒有達到,英文叫作miss target,西臘文叫作hamartia,就是射箭沒有射中目標,叫作虧缺上帝的榮耀。其實,每一個重點都可以講一堂道,但我們只是為了要解釋保羅在這裡所講的,所以,上一堂我們就講過了。那你說︰長老!你現在為什麼要重複呢?我非得重複不可。因為,你們如果沒有上網再聽一次,其實是沒有抓到重點,以為我講的一點都沒有結構。其實,我講道,上帝給我一個恩典,就是我雖然沒有講稿,但是我的結構、脈絡是很清楚的,你再聽就知道。第四,罪是什麼呢?罪是善的誤用。第五,罪是干犯律法。那麼干犯律法,不但是指摩西律法有以色列人的歷史經驗,也指包括我們這些非猶太人,還沒有信主之前,我們裡面的良知,這個良知是上帝給的律法。所以,我們做錯了事、違背良知,其實就是干犯律法。而這一部份,就是我講的第五樣罪,干犯律法,這是顯而易見的,是屬於行為上的。所以,我們說法律是道德的最低限度。它其實是道德的最低限度,也就是法律之所以能夠科人罪,是因為你行出來的。

律法與罪;貪心與拜偶像

但,保羅當他在講「非因律法我就不知何為罪」的時候,他沒有引用十誡當中的其他一條,沒有引用第六條、第七、第八條。第六條是什麼呢?不可殺人。如果保羅引用說︰非因律法告訴我不可殺人,我就不知何為殺人。那就糟糕了!不可能!這種事情違背我們的認知、違背我們的人性經驗。因為,誰都知道殺人是罪,怎麼會不是罪。但是,如果我問,有幾個人知道貪心是罪的?能有幾個人?所以,上一次我就舉例說,如果我們現在這裡是在課堂上,我是基督徒,而你們不是,我說貪心是罪,而且不但是罪,保羅認為第十誡貪心的罪是很大的罪。因為,第十誡是不可貪心,也就是不可貪戀,那是屬於內心的罪,跟第一誡一樣。第一誡也是內心的,除了我之外你不可有別的上帝;也就是你不可以有偶像,你的生命當中不可以有偶像。我們都知道,偶像不是指木頭刻的才叫作偶像,其實木頭刻的這個偶像還算少,真正的偶像是我們心裡所追求的、一生所盼望的、非得要到不可的。所以,林志玲曾經成為很多人偶像,然後,很多政治人物也有很多的粉絲。那些粉絲如果是基督徒,我告誡你,不要成為政治人物的粉絲,也不要成為五月天、或是哪一個樂團的粉絲,因為只要你是fan,就變成你有一個偶像在心裡。所以,第一誡是屬於內心的,因為我裡面如果有偶像,你也不知道;第十誡也是屬於內心的。除了這兩誡之外都不是內心的,都是在行為上可以看出來的、都是屬於行為上的罪。而且保羅又說,以弗所書第5章第5節「‥有貪心的、就與拜偶像一樣。」所以,十條誡命裡面,第十誡跟第一誡是互相關聯的。這樣,保羅說,非因律法、我就不知何為罪;非律法告訴我不可貪心,我就不知道何為貪心。這樣你就明白,有了律法,也就是有了那絕對客觀的道德標準在那裡。誰?就是那創造天地的主宰;獨一聖潔的本體;我們的上帝。是因祂頒布下律法,我們才知道有一個絕對客觀的道德標準在那裡,是不能被變動的。因此,律法啟示  神的聖潔,因為來自 神;揭露罪的本相,因為讓你知道,什麼叫作罪。現在你明白了,保羅講那句話的意思,就是非因律法、我根本沒有辦法知道貪心是罪。

所以,保羅是個法利賽人、是個宗教人、是個在宗教裡面熱心的人。這種人都是典型,也就是在宗教裡面追求的人的典型、保羅是很多人的典型,他今天講的,其實就是個典型。所以,你就知道保羅這個宗教人,是個在宗教裡面追求的人的典型。因此,除非他真正認識那獨一聖潔的上帝,真正明白律法的精意是什麼,否則他沒有辦法知道貪心是罪。那麼,我們知道猶太教當中、法利賽人是精英,他是宗教精英。保羅曾經在腓立比書裡面這樣講︰若有人要誇肉體,我更是可以誇口。他說,「‥我是以色列族、便雅憫支派的人、是希伯來人所生的希伯來人‥」 純種的希伯來人,很驕傲的。「‥就律法說、我是法利賽人‥就律法上的義說、我是無可指摘的。」(腓3︰5~6) 他說︰按律法的義來說,我是無可指摘的,就是說,他守律法守得很周全。但是,他從來不知道,貪心在他裡面是那麼的大。當然!保羅沒有講他貪戀什麼。但是,如果你說,這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是殺人的,我想這句話違背常識,因為殺人者畢竟是非常非常少的少數。但是如果你要講貪心,那麼每一個人都會貪心,包括我在內都會貪心。但是,貪心在這個世代當中是被美化的,所以上個禮拜我講,積極、進取、有企圖心,而旺盛的企圖心、旺盛的鬥志,被美化成狼性。中國人講狼性,在生意場上要像狼一樣,他不是講不好的,世界上的人在講這些都是好的。所以,每一個人都貪心,不要告訴我說︰我不貪心!不可能的事情,只是我們從來不自覺這件事情。所以,簡言之,就是保羅告訴我們的,「非因律法、我就不知何為罪」。意思是說,若不是因為律法,我根本不知道罪的本相是什麼。

因為,我剛剛列舉了聖經裡面講的罪是什麼,而我們所了解的罪,就是最後一樣:干犯律法,違背政府的法律。但我說,這是最低的道德標準。這樣,這是第二個神學難題。但是,卻從這一節聖經裡面讓我們看見亮光。為什麼呢?因為人的內心根本禁不起上帝絕對客觀的道德標準的檢驗。我們每一個人在上帝面前都伏在罪的底下。所以你說,保羅是信上帝信得太極端嗎?我說,這是一個典型。如果是普通人,那麼你可能在程度上、感覺上,沒有保羅這麼嚴重。但是,你要知道他是在宗教裡面追尋的人,而這種在宗教裡面追尋的人,世界上很多。但是,他不是單單只是熱衷宗教裡面的人的典型,也是全人類的典型,他更是基督徒從罪人成為聖徒之後,那個生命轉變的典型。

我們回過頭來講。保羅從第7節開始,他的敘述方式就不再用多數代名詞“我們”或“你們”,一直到第8章都用“我”。到了第8章第4節的結束,他才講「使律法的義、成就在我們這不隨從肉體、只隨從聖靈的人身上。」(羅8︰4)那裡就講到整體的基督徒。但是他一開始的時候,完全在講他的經歷。所以有人說,如果你要明白、要討論羅馬書第7章,那麼就要從這個“我”到底是誰討論起,但,我今天撇開這個。因為,你的註解書裡面有很多會講到這個“我”是保羅、或是亞當、或是以色列民。但是,我講這個“我”就是代表保羅,也代表所有重生經過生命轉變的基督徒。當然!還有沒重生之前的世上的人,保羅所經歷的都是世上的人的典型。

那今天我們要面對的第三個神學的難題是什麼?就是接下來保羅所說的,「‥非因律法、我就不知何為罪.非律法說、『不可起貪心。』我就不知何為貪心。然而罪趁著機會、就藉著誡命叫諸般的貪心在我裏頭發動‥」(羅7︰7~8)他解釋了前面那一句話,為什麼律法告訴我不可起貪心,但是,我裡面的罪性卻使我產生更大的貪心。所以,我們知道人性裡面、在亞當裡墮落的人性有一種傾向,那個叫作反暗示性的傾向。我引用的是John Stott斯托得他的用語。反暗示性的傾向是什麼?就是人天生對禁止的事情,他會想要反其道而行;就是你越禁止他作什麼事情,他就越想去作。保羅說,「非因律法、我就不知何為罪」。但律法是罪嗎?律法是不好的嗎?所以接下來,他說,「非律法說『不可起貪心』,我就不知何為貪心。」然而當律法這樣告訴我,「‥罪趁著機會、就藉著誡命叫諸般的貪心在我裏頭發動.因為沒有律法罪是死的。」(羅7︰8)他說,沒有律法罪是死的。「我以前沒有律法是活著的、但是誡命來到、罪又活了、我就死了。」(羅7︰9)這節聖經,除非仍然從上面那一節我剛剛解釋過的,你就沒有辦法了解他在講什麼。因為他說,沒有律法罪是死的,沒有律法罪就已經存在了;罪是死的,意思是我們難以察覺,也就是沒有律法,我們就難以察覺罪。這是承接上面所講的︰若非律法告訴我不可起貪心,我就不知何為貪心。所以,罪藉著誡命,使諸般的貪心在我裏頭發動。但是他說︰沒有律法之前罪是死的,也就是罪不容易察覺的。然後接下來他說,「我以前沒有律法我是活著的、但是誡命來到,罪又活了、我就死了。」那這是讓我們很難理解,為什麼?因為沒有律法之前,我是活著,但律法來之後,我就死了。他在講什麼?在這裏我們看見,保羅提到一個法利賽人,成為聖徒的那個生命歷程,也就是在他蒙召成為基督徒重生之前,他對律法只是規條性的認識。

因為,耶穌基督曾經對猶太人說過,「摩西豈不是傳律法給你們麼.你們卻沒有一個人守律法。」(約7︰19)但,明明他們律法守得很齊全,而且律法,就是誡命跟例律,還衍生出mishinah跟Talmud這兩大本,他們稱之為口傳的法典,口傳寫下來的法典。所以多如牛毛的律法,怎麼會沒有律法呢?有律法。但是,在一個人重生之前,就算像保羅在法利賽當中所見諸般的律法,他也沒有守到律法的精意。律法的精意,就是愛上帝跟愛人。我們現在講這些事情,好像很簡單,但是,如果沒有從耶穌基督的死跟復活領受聖靈,有一個重生的生命,那麼,人要愛上帝跟愛人,是斷斷做不到的事情。人可能知道有一個獨一的上帝,可能懼怕祂,但你說要愛祂,這是不可能。同樣的,人可能為利己的緣故去愛人,但,人要真正用捨己的方式去愛人,那是不可能、做不到的事情。因此,保羅說,沒有誡命罪是死的、沒有律法罪是死的,也就是沒有律法之前罪不容易察覺。這樣我們就知道,他從前在摩西律法中所守的,不過是規條。所以,他在這裡講的,沒有律法,就是對律法的精意不了解、沒有真正守住律法的精意、沒有真正對律法當中的精意有明白的時候,就不容易察覺到罪。那這樣,他說,「我以前沒有律法是活著的、」那他是怎麼活著?他是在罪當中活著的。所以,下面他就講到,「誡命來了、罪又活了」。所以,這很明顯的是在講他從前的活、是在罪當中的活。這樣,誡命來的時候,他發現罪活起來了,而他就死了。為什麼?因為他重生了。所以,整段在這裡所講的,是一個重生之人他所講的。

當保羅在當中講到說,「‥我是屬乎肉體的、是已經賣給罪了。因為我所作的、我自己不明白.我所願意的、我並不作.我所恨惡的、我倒去作。」(羅7︰14~15)你不要以為他是真的屬肉體。因為如果是一個真正屬肉體的人,是講不出這種話。所以,當他在講這些話的時候,事實上是在講從前的他,同時就在證明他是屬靈的。如果有一個基督徒常常跟你講︰我真的很屬肉體。那麼你心裡應該想︰這個人真的是很屬靈。如果他不屬靈根本講不出這種話。因此,你就知道,他在這裡講他從前沒有律法時是活著的,但是誡命來,他就死了,而罪就活起來。他能夠有這些看見,知道從前根本沒察覺到罪,自以為是活著的,等到真正明白律法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,就發現他死了、罪活過來了,罪變成活生生的。所以,那個死是好的;前面那個活是不好的,是在罪當中活著、麻痺的活著、在律法的規條中活著。或者你也可以說,一般神學家會認為說,保羅那個時候在法利賽人當中,他是非常自義、自滿的,他會覺得他活得很精彩,對律法大發熱心。很多這樣在宗教裡面的人,他們認為他們活得很精彩,而且為某一種宗教理念大發熱心,往裡面鑽。

所以,我跟師母當基督徒,傳福音到目前為止,最大的挫敗,就是我在潮州蓋房子時,因為買那塊地認識了那個朋友,我曾經邀他來過我們的佈道會幾次,他真的從我們身上看到基督徒生活的香氣,也看到一個基督徒家庭跟非基督徒的不同,但是他不但沒有信主,他的太太卻走入了一種靈乩的運動。靈乩就是乩童,在為人消災解厄,很多人去問事,去問“代誌”。他現在變成某一種靈的乩童,我們過去的關心、傳福音,目前沒有看到成果。所以你就知道,這種人在宗教裡面大發熱心,狂熱。保羅是這種人的典型,而且自義而自滿,因為,他認為在律法當中活著,他對罪完全沒有察覺,而且覺得活得好好的。他明明在律法當中,但是律法的精意他不明白。

律法的精意如何明白?因信耶穌基督領受聖靈才能明白。要不然,耶穌基督在他傳道生涯當中,對那些法利賽人說︰你們不是屬上帝的、你們是屬撒旦的、你們的父是魔鬼。在當時講這種話是很嚴重的、很尖銳的。就有人說,耶穌基督當時講那些話,註定是要被殺死的,猶太人一定會殺祂。那麼這種狂熱,自認為在律法當中活著,而且在宗教當中狂熱、自義自滿的人,在教會裡面也有。現今的教會就在這樣的狂熱當中,對某一種方法、某一種認知狂熱,然後跟從某一種策略跟方法,熱得不得了。你要是常常看論壇報,如果你當基督徒一段時間,你從過去整理一下台灣的教會,曾經有過的那個狂熱的階段,也就是常常換新、常常換新。現在流行的新名稱,叫作什麼幸福小組的,人人都想要幸福,所以當然很好。教會全部都在狂熱那一種,而且行醫治,完全沒有察覺到這當中如同保羅所說的,就是自以為是在律法當中活著,但是,事實上是死的。所以,前面那個活著,是因為完全沒有察覺到在律法當中的精意,在聖靈的光照底下明白律法的精意,真正知道我們心中是有偶像的,那個偶像是大得不得了。但那種貪戀的心,沒有律法之前,我們是完全沒有察覺的;所以保羅說沒有律法前、罪是死的,就是我們完全沒有辦法察覺。「我以前沒有律法是活著的」,但是那一種活,就是在完全察覺不到罪的那一種情況底下活。「但是誡命來到、罪又活了、我就死了。」所以,那個叫作什麼?叫作心眼被打開了;這個不是負面的事情,這是完全正面的事情。因為,罪藉著誡命叫諸般的貪心在我裏頭發動。所以保羅接下來說,「我以前沒有律法是活著的、但是誡命來到、罪又活了、我就死了。」(羅7︰9)我剛講,這個死是好的;這個死是看自己在基督裡是死的。因此他說,「那本來叫人活的誡命、反倒叫我死.因為罪趁著機會、就藉著誡命引誘我、並且殺了我。」(羅7︰10~11)

所以,我們總結保羅在這一段所講的,第一,他論到律法的消極性功用的時候,他顯出一個重生之人,對律法真正的認識。因此,他肯定律法是聖潔、公義、良善的,是叫人活的。因此,我們知道這是重生之後,對於律法的精意明白之後,因此他講到說,律法賜下來、誡命賜下來之後,他就死了。我剛講到說,這個是正面。為什麼?這個我們通常稱之為神聖的絕望,會引我們到基督那裡。他接著說,難道誡命是叫我死嗎?不是!叫我死的是罪。那這樣,罪為什麼會有能力藉著誡命引誘我們呢?難道我們可以把它怪給罪嗎?不是的!因為他說︰我是屬肉體的,律法是屬靈的,我是賣給了罪。這樣,保羅在這裡所講的,除了肯定律法的消極性功用,肯定律法對我們的價值之外,他講到罪的邪惡︰非因律法、我們就不知何為罪。所以我們說,如果沒有律法,我們就無法明白罪的本相是什麼。那這樣,我們才在這裡看到保羅形容罪的時候,他說︰罪真是罪、罪真是惡極。他就把律法的真正的面目完全顯現出來。這樣,我們知道保羅在這裡不是在否定律法,而且我們在罪當中被試探的時候,之所以能夠成就,也不能怪給罪。雅各書第1章提到,上帝不試探人,祂也不被人所試探,「但各人被試探、乃是被自己的私慾牽引誘惑的。」(雅1︰14)所以,祂說,「私慾懷了胎、就生出罪來.罪既長成、就生出死來。」(雅1︰15)所以這樣,他說︰我是屬肉體的,我是賣給了罪。那麼總結在這裡這一段,我們看見保羅提到的這個“我”,顯然是在講他自己。不但是在講他自己,而且是講所有世上人的典型。那麼這個我,至少除了可以講保羅之外,還包括了賣給罪的人,還包括了那些屬肉體的人。

賣給罪的人,是這世上每一個人。因為,我們還沒有信主之前,是在罪底下作奴僕,所以這是屬世上的人。但是,屬肉體的就不一定是世上的人。因為,我們在哥林多前書第2章,保羅曾經提到這個世上的智慧,跟上帝的智慧的比較。他提到屬血氣的、屬肉體的、跟屬靈的。他說,屬血氣的不明白聖靈的事,這樣,那個屬血氣的,是指世上的人。但是屬肉體的,就不是指世上的人,是指聖徒,卻沒有隨從聖靈的引導而生活的。也就是加拉太書裡面所說的,隨從肉體而不順服聖靈的引導,這種人叫作屬肉體的。所以,這裡的我,還包括了屬肉體的;這個屬肉體的,就是保羅的從前。他提到︰我心裡所願意的,我不去行,我所恨惡的,我倒去行。所以,這是屬肉體的聖徒、屬肉體的基督徒所呈現的生命狀態。但我剛剛講了,保羅能夠看見這點,也就是在屬靈上有洞察力知道這件事情,就證明他已經歷過這個階段;也就是重生之人會看出這一點。那這樣,這裡的我,還包括了在信仰當中後退的基督徒,保羅稱之為屬肉體的。也就是不隨從聖靈的,我們也可以叫作世俗化的基督徒。這種基督徒很多,或者可以說,我們每一個人,甚至整體的教會,都曾經有過這個階段;就是信主之後,卻沒有隨從聖靈,而隨從肉體。

今天,妙珍姊妹帶領的詩歌《要被聖靈充滿》,這是聖經裡面的吩咐,這是命令。聖經裡面告訴我們,你們要被聖靈充滿。動詞用的是頻律動詞,要不斷的被聖靈充滿。而耶穌說,「‥凡祈求的、就得著.尋找的、就尋見.叩門的、就給他開門。」(太7︰7)希臘文動詞也是頻律動詞,指的就是不斷祈求,不斷尋找、不斷叩門。但,我們是有事的時候會叩門、有事的時候會尋求、有事的時候會祈求。我們沒事的時候,覺得︰主阿!我不打擾祢,那祢也不要來打擾我。我們每一個基督徒,都曾經有過這種階段,所以,我們需要被復興。基督徒生命的更新,是完全違背自然的,也就是完全違背我們這個慣性的我。慣性的我,是我的用語。奧古斯丁說︰老我的習慣性。在他的《懺悔錄》Confession這本書裡面,是說︰我們的老我、我們的慣性。習慣對我們生活當中的影響,是非常非常巨大的,因為生活習性是日積月累養成的。但我們已經重生了,有新的生命,一個更新的生活需要聖靈的引導。如果沒有隨從聖靈的引導,我們立即墮入肉體的情慾當中,這是聖經裡面告訴我們的。所以,保羅說,他從前是屬肉體的,是賣給了罪。這裡的我,當然!神學家也可以解釋說,是以色列百姓,也可以講到亞當,但,我們今天不要講到亞當裡去。因為亞當在伊甸園之前是沒有律法嗎?所以他在那裡是活著的。但是我們知道這裡提到說,沒有律法罪是死的,所以,好像隱含了亞當之前罪就已經存在了嗎?不!我們今天不講那個,有機會我再跟你講。但是我們今天講的這個我,可以是代表這世界上已經賣給罪的人。因為這裡提到了︰我以前是賣給罪。以保羅作為典型,在講這世界上的人,也就是我們的從前。還有︰我是屬肉體的,我心裡想要去作的,我不去作,我所恨惡的,我倒去作。所以這樣,後面這個,很顯然的是在講世俗化的基督徒。

願主幫助我們!讓我們明白罪若非因著律法,我們根本就無法察覺到罪的本相是什麽,特別是內在的。就是我剛剛講的最後一樣︰干犯律法,是內在的。所以保羅說,沒有律法我們就不知何為罪。更清楚的講,若沒有律法、我們根本就不知道有一個絕對客觀的道德標準在那裡。這樣,我們就無法認知罪的本相,也無法清楚明白罪是應當向誰負責。我們以為是罪向良心負責、對法律負責,但我們知道不是。這個世界從古到今,人一直在很多事情上要把它除罪化。所以,很多事情,在我們年輕的那一代,或者是我們的上一代,被看作不能公開作、也不能公開說的,現在都能夠公開的講,公開的在電影上放映。而且,還可以公開的談論,甚至也沒有觸犯法律的疑慮。因此,我們就知道,失去絕對客觀的道德標準,是今天世界的狀態。因為,很多事情我們不再講這是罪,我們說這是不好、或者是人性的瑕疵、或者是我們良善的本性沒有被開發出來。願主幫助我們!今天分享到這裡,求主繼續引導我們。下一堂我們要講到,律法怎樣在基督裡被成全。我們同心來禱告。

天父!我們仍然在祢面前敬拜。感謝祢藉著保羅他生命的轉變,使我們可以清楚的知道,若非律法啟示了祢自己是絕對客觀的道德標準,我們就不知何為罪,我們不明白罪的本相是什麼。原來我們內心裡面有許多得罪祢的事情,但我們卻不自知。但祢已經重生了我們,藉著耶穌基督從死裡復活,所賜下的聖靈,成全了律法在我們的生命裡面。因此,我們在祢面前歡喜快樂。因為,如今我們不再在律法的重擔底下,也不在罪的底下作奴僕,乃是在義的底下作奴僕。願祢的靈繼續的引導我們,好讓我們藉著保羅清楚,也藉著聖靈光照我們,使我們知道我們如今是否還是屬肉體的,是否自己心裡願意的。也就是重生之後的人心裡的看見,合乎你美善旨意的事情,我們所願意的,我們卻行不出來,我恨惡的,我卻去行。求祢憐憫我們!繼續用祢的能力托住我們,引導我們。我們也知道整個聖經在告訴我們,因信稱義之後的成聖生活,願祢的靈繼續幫助我們。我們不是倚靠自己去背律法,好讓我們去滿足律法的要求;也不是靠著自己去認為、以為我們的良心可以對得住。但我們知道,我們在祢的恩典當中,所有一切祢看為美善的事,都在愛祢跟愛人當中成全。願祢的聖靈繼續的建立我們。我們感謝祢!我們歸榮耀給祢!願祢的靈繼續的與我們同在,聽我們在祢面前的感謝、禱告,奉靠主耶穌基督的聖名。阿們!

歡迎蒞臨

基督教高雄歸正福音教會

週日10:00~12 主日禮拜
週日10:00~12 兒童主日學
週日13:15~15 主日禱告會
週四19:30~21 歸正團契查經
週五09:30~11 姐妹團契
週五19:30~21 亞居拉團契
週六19:30~21 聖樂團契

Tel (07)269-5956
Add (802)高雄市苓雅區中華四路159號七樓
Email info@reformed.org.tw
統編: 36982152